看電視
聽廣播
日歷上的文化名人:安徒生(4月2日)

來源:新華社

發布時間:2020-04-02 16:58

  編者按:新華網文化頻道推出“日歷上的文化名人”欄目,將為您介紹“歷史上的今天”出生或去世的文化名人。在漫漫歷史長河中的“這一天”究竟都與哪些偉大的人物息息相關,他們又都曾有過哪些豐功偉績或浪漫傳奇?讓我們一同來探索這時光深處的故事!

安徒生資料圖片

  人物小傳

  215年前的今天(4月2日),丹麥童話作家漢斯·克里斯汀·安徒生出生于歐登塞城一個貧窮的鞋匠家庭,他的父親是鞋匠,母親是傭人,童年生活貧苦,在慈善學校里讀書,并當過學徒工。受父親和民間口頭文學影響,安徒生從小熱愛文學。1814年,安徒生的父親去世。2年后,母親再婚。14歲時,安徒生只身前往首都哥本哈根追求藝術理想。17歲時,他發表了詩劇《阿爾芙索爾》,嶄露頭角。因此,被皇家藝術劇院送進斯拉格爾塞文法學校和赫爾辛歐學校免費就讀。1828年,他升入哥本哈根大學。畢業后,安徒生主要靠稿費維持生活,1838年獲得作家獎金。

  安徒生文學生涯始于1822年的編寫劇本。進入大學后,他的創作日趨成熟。曾發表游記和歌舞喜劇,出版詩集和詩劇。1835年出版長篇小說《即興詩人》,為他贏得國際聲譽,是他成人文學的代表作。

  安徒生的童話創作分早、中、晚三個時期。早期童話多充滿綺麗的幻想、樂觀的精神,體現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的特點。代表作有《打火匣》《小意達的花兒》《拇指姑娘》《海的女兒》《野天鵝》《丑小鴨》《皇帝的新衣》。中期童話,幻想成分減弱,現實成分相對增強。在鞭撻丑惡、歌頌善良中,表現了對美好生活的執著追求,也流露了缺乏信心的憂郁情緒。代表作有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《冰雪皇后》《影子》《一滴水》《母親的故事》《演木偶戲的人》。晚期童話比中期更加面對現實,著力描寫底層民眾的悲苦命運,揭露社會生活的陰冷、黑暗和人間的不平。作品基調低沉。代表作有《柳樹下的夢》《她是一個廢物》《單身漢的睡帽》《幸運的貝兒》。

  安徒生一生未結婚。他將自己畢生的時間都耗費在了童話上,他不愿意去接觸外人,他十分自卑,認為自己不僅相貌丑,還窮。在臨終前不久,安徒生曾對一位年輕作家說:“我為自己的童話付出了巨大的,甚至可以說是無可估量的代價。為了童話,我拒絕了自己的幸福,并且錯過了這樣的一段時間,那時,盡管想象是怎樣有力、如何光輝,它還是應該讓位給現實的。”

  1875年8月4日上午11時,安徒生因肝癌逝世于朋友的鄉間別墅,享年70歲。其身后被譽為“世界兒童文學的太陽”。

  代表作品

  《海的女兒》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《丑小鴨》《皇帝的新裝》《野天鵝》《拇指姑娘》等。

以《海的女兒》小人魚為原型的盲盒玩具(圖片來源:互聯網)

  作品選讀

 《海的女兒》節選

  現在大家在傳說王子快要結婚了,她的妻子就是鄰國國王的一個女兒。他為這事特別裝備好了一艘美麗的船。王子在表面上說是要到鄰近王國里去觀光,事實上他是為了要去看鄰國君主的女兒。他將帶著一大批隨員同去。小人魚搖了搖頭,微笑了一下。她比任何人都能猜透王子的心事。

  “我得去旅行一下!”他對她說過,“我得去看一位美麗的公主,這是我父母的命令,但是他們不能強迫我把她作為未婚妻帶回家來!我不會愛她的。你很像神廟里的那個美麗的姑娘,而她卻不像。如果我要選擇新嫁娘的話,那么我就要先選你——我親愛的、有一雙能講話的眼睛的啞巴孤女。”

  于是他吻了她鮮紅的嘴唇,摸撫著她的長頭發、把他的頭貼到她的心上,弄得她的這顆心又夢想起人間的幸福和一個不滅的靈魂來。

  “你不害怕海嗎,我的啞巴孤兒?”他問。這時他們正站在那艘華麗的船上,它正向鄰近的王國開去。他和她談論著風暴和平靜的海,生活在海里的奇奇怪怪的魚,和潛水夫在海底所能看到的東西。對于這類的故事,她只是微微地一笑,因為關于海底的事兒她比誰都知道得清楚。

  在月光照著的夜里,大家都睡了,只有掌舵人立在舵旁。這時她就坐在船邊上,凝望著下面清亮的海水,她似乎看到了她父親的王宮。她的老祖母頭上戴著銀子做的皇冠,正高高地站在王宮頂上;她透過激流朝這條船的龍骨了望。不一會,他的姐姐們都浮到水面上來了,她們悲哀地望著她,苦痛地扭著她們白凈的手。她向她們招手,微笑,同時很想告訴她們,說她現在一切都很美好和幸福。不過這時船上的一個侍者忽然向她這邊走來。她的姐姐們馬上就沉到水里,侍者以為自己所看到的那些白色的東西,不過只是些海上的泡沫。

  第二天早晨,船開進鄰國壯麗皇城的港口。所有教堂的鐘都響起來了,號笛從許多高樓上吹來,兵士們拿著飄揚的旗子和明晃的刺刀在敬禮。每天都有一個宴會。舞會和晚會在輪流舉行著,可是公主還沒有出現。人們說她在一個遙遠的神廟里受教育,學習皇家的一切美德。最后她終于到來了。

  小人魚迫切地想要看看她的美貌。她不得不承認她的美了,她從來沒有看見過比這更美的形體。她的皮膚是那么細嫩,潔白;在她黑長的睫毛后面是一對微笑的、忠誠的、深藍色的眼珠。

  “就是你!”王子說,“當我像一具死尸躺在岸上的時候,救活我的就是你!”于是他把這位羞答答的新嫁娘緊緊地抱在自己的懷里。“啊,我太幸福了!”他對小人魚說,“我從來不敢希望的最好的東西,現在終于成為事實了。你會為我的幸福而高興吧,因為你是一切人中最喜歡我的人!”

  小人魚把他的手吻了一下。她覺得她的心在碎裂。他舉行婚禮后的頭一個早晨就會帶給她滅亡,就會使她變成海上的泡沫。

  教堂的鐘都響起來了,傳令人騎著馬在街上宣布訂婚的喜訊。每一個祭臺上,芬芳的油脂在貴重的油燈里燃燒。祭司們揮著香爐,新郎和新娘互相挽著手來接受主教的祝福。小人魚這時穿著絲綢,戴著金飾,托著新嫁娘的披紗,可是她的耳朵聽不見這歡樂的音樂,她的眼睛看不見這神圣的儀式。她想起了她要滅亡的早晨,和她在這世界已經失去了的一切東西。

  在同一天晚上,新郎和新娘來到船上。禮炮響起來了,旗幟在飄揚著。一個金色和紫色的皇家帳篷在船中央架起來了,里面陳設得有最美麗的墊子。在這兒,這對美麗的新婚夫婦將度過他們這清涼和寂靜的夜晚。

  風兒在鼓著船帆。船在這清亮的海上,輕柔地航行著,沒有很大的波動。

  當暮色漸漸垂下來的時候,彩色的燈光就亮起來了,水手們愉快地在甲板上跳起舞來。小人魚不禁想起她第一次浮到海面上來的情景,想起她那時看到的同樣華麗和歡樂的場面。她于是旋舞起來,飛翔著,正如一只被追逐的燕子在飛翔著一樣。大家都在喝采,稱贊她,她從來沒有跳得這么美麗。快利的刀子似乎在砍著她的細嫩的腳,但是她并不感覺到痛,因為她的心比這還要痛。

  她知道這是她看到他的最后一晚——為了他,她離開了她的族人和家庭,她交出了她美麗的聲音,她每天忍受著沒有止境的苦痛,然而他卻一點兒也不知道。這是她能和他在一起呼吸同樣空氣的最后一晚,這是她能看到深沉的海和布滿了星星的天空的最后一晚。同時一個沒有思想和夢境的永恒的夜在等待著她——沒有靈魂、而且也得不到一個靈魂的她。一直到半夜過后,船上的一切還是歡樂和愉快的。她笑著,舞著,但是她心中懷著死的思想。王子吻著自己的美麗的新娘:新娘撫弄著他的烏亮的頭發。他們手攙著手到那華麗的帳篷里去休息。

  船上現在是很安靜的了。只有舵手站在舵旁。小人魚把她潔白的手臂倚在舷墻上,向東方凝望,等待著晨曦的出現——她知道,頭一道太陽光就會叫她滅亡,她看到她的姐姐們從波濤中涌現出來了。她們是像她自己一樣地蒼白。她們美麗的長頭發已經不在風中飄蕩了——因為它已經被剪掉了。

  “我們已經把頭發交給了那個巫婆,希望她能幫助你,使你今后不至于滅亡。她給了我們一把刀子。拿去吧,你看,它是多么快!在太陽沒有出來以前,你得把它插進那個王子的心里去。當他的熱血流到你腳上上時,你的雙腳將會又聯到一起,成為一條魚尾,那么你就可以恢復人魚的原形,你就可以回到我們這兒的水里來;這樣,在你沒有變成無生命的咸水泡沫以前,你仍舊可以活過你三百年的歲月。快動手!在太陽沒有出來以前,不是他死,就是你死了!我們的老祖母悲慟得連她的白發都落光了,正如我們的頭發在巫婆的剪刀下落掉一樣。刺死那個王子,趕快回來吧!快動手呀!你沒有看到天上的紅光嗎?幾分鐘以后,太陽就出來了,那時你就必然滅亡!”

  她們發出一個奇怪的、深沉的嘆息聲,于是她們便沉入浪禱里去了。

  小人魚把那帳篷上紫色的簾子掀開,看到那位美麗的新娘把頭枕在王子的懷里睡著了。她彎下腰,在王子清秀的眉毛上親了一吻,于是她向天空凝視——朝霞漸漸地變得更亮了。她向尖刀看了一跟,接著又把眼睛掉向這個王子;他正在夢中喃喃地念著他的新嫁娘的名字。他思想中只有她存在。刀子在小人魚的手里發抖。但是正在這時候,她把這刀子遠遠地向浪花里扔去。萬子沉下的地方,浪花就發出一道紅光,好像有許多血滴濺出了水面。她再一次把她迷糊的視線投向這王子,然后她就從船上跳到海里,她覺得她的身軀在融化成為泡沫。

  現在太陽從海里升起來了。陽光柔和地、溫暖地照在冰冷的泡沫上。因為小人魚并沒有感到滅亡。她看到光明的太陽,同時在她上面飛著無數透明的、美麗的生物。透過它們,她可以看到船上的白帆和天空的彩云。它們的聲音是和諧的音樂。可是那么虛無縹緲,人類的耳朵簡直沒有辦法聽見,正如地上的眼睛不能看見它們一樣。它們沒有翅膀,只是憑它們輕飄的形體在空中浮動。小人魚覺得自己也獲得了它們這樣的形體,漸漸地從泡沫中升起來。

  “我將向誰走去呢?”她問。她的聲音跟這些其他的生物一樣,顯得虛無縹緲,人世間的任何音樂部不能和它相比。

  “到天空的女兒那兒去呀!”別的聲音回答說。“人魚是沒有不滅的靈魂的,而且永遠也不會有這樣的靈魂,除非她獲得了一個凡人的愛情。她的永恒的存在要依靠外來的力量。天空的女兒也沒有永恒的靈魂,不過她們可以通過善良的行為而創造出一個靈魂。我們飛向炎熱的國度里去,那兒散布著病疫的空氣在傷害著人民,我們可以吹起清涼的風,可以把花香在空氣中傳播,我們可以散布健康和愉快的精神。三百年以后,當我們盡力做完了我們可能做的一切善行以后,我們就可以獲得一個不滅的靈魂,就可以分享人類一切永恒的幸福了。你,可憐的個人魚,像我們一樣,曾經全心全意地為那個目標而奮斗。你忍受過痛苦;你堅持下去了;你已經超升到精靈的世界里來了。通過你的善良的工作,在三百年以后,你就可以為你自己創造出一個不滅的靈魂。”

  小人魚向上帝的太陽舉起了她光亮的手臂,她第一次感到要流出眼淚。

  在那條船上,人聲和活動又開始了。她看到王子和他美麗的新娘在尋找她。他們悲悼地望著那翻騰的泡沫,好像他們知道她已經跳到浪濤里去了似的。在冥冥中她吻著這位新嫁娘的前額,她對王子微笑。于是她就跟其他的空氣中的孩子們一道,騎上玫瑰色的云塊,升入天空里去了。

  “這樣,三百年以后,我們就可以升入天國!”

  “我們也許還不須等那么久!”一個聲音低語著。“我們無形無影地飛進人類的住屋里去,那里面生活著一些孩子。每一天如果我們找到一個好孩子,如果他給他父母帶來快樂、值得他父母愛他的話,上帝就可以縮短我們考驗的時間。當我們飛過屋子的時候,孩子是不會知道的。當我們幸福地對著他笑的時候,我們就可以在這三百年中減去一年;但當我們看到一個頑皮和惡劣的孩子、而不得不傷心地哭出來的時候,那么每一顆眼淚就使我們考驗的日子多加一天。”


[編輯:黃光晞]  

關于我們 | 株洲市廣播電視臺 | 廣告報價 | 人才招聘 | 聯系方式 | 郵箱

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658號傳媒大廈 官方熱線:0731-28663520
Copyright (C)2010-2014 zzb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株洲傳媒網版權所有
株洲地區第一視聽綜合門戶網 株洲市廣播電視臺主辦
湘ICP備10022832號 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810495
技術支持: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双色球复式